案例分享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案例分享 > 消失的“高尔夫球”-乳腺癌患者案例实录

消失的“高尔夫球”-乳腺癌患者案例实录

发布时间:2018/09/01 案例分享 浏览次数:90

2015年夏天,经过两次B超以及穿刺活检后,41岁的某国内知名艺术家A女士在北京某三甲医院被确诊为右侧乳腺癌(浸润性导管癌,局部病灶成低级别导管内癌改变)。确诊时A女士的病情已然十分严重,右侧腋下和胸部下方超声可见多处低回声肿块,最大的肿块尺寸为2.9cm x 1.3cm x 2.4cm,足足有一个高尔夫球那么大。当时就诊医院的医生给的建议是直接进行乳房全切手术,然后再做化疗。但是对于任何一名女性而言,要接受乳房全切,实在是一件艰难的事情。于是A女士继续拜托好友,四处寻觅更佳的治疗方案,通过一位有赴美就医经历的好友介绍,她找到了当时为这位朋友做赴美就医服务的QTC Care。 半个月后,A女士签署了《第二诊疗意见服务申请表》和《授权委托书》, QTC Care协助A女士前往她之前就诊的三家国内医院收集齐了厚厚的检查报告、影像和病历资料,逐一进行收集分类,然后按照美国医院要求的格式、内容与标准进行专业医学翻译,签署申请表和委托书后的第5天,QTC Care完成了病历的收集整理工作,又用1天的时间翻译了病历,上传到QTC Care的病历系统。第7天,QTC Care提供了三家美国医院让A女士选择,最后她选择了美国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Danna Farber),并预约在国际乳腺癌治疗领域享有盛誉的乳腺肿瘤科主任Dr. Eric Winer教授来进行视频会诊听取意见。

Dr. Eric Winer先通过QTC Care的病历系统,确认了A女士的授权并完整阅读全部英文病历和影像资料。第13天,在QTC Care的安排下,A女士与Dr. Eric Winer进行了视频会诊。第二诊疗意见的结论是:建议A女士赴美治疗,可以先做化疗再进行手术。同时在化疗过程中,根据化疗药物对肿瘤细胞的作用效果评估情况来判断下一步的动作。如果肿块能够缩小,那么就存在进行保乳手术的可能性了。45分钟虽然不长,但是A女士心中所有的疑惑都被一一解开,给她的治疗指明了前路。会诊在医生温柔的祝福声中结束了,Dr.Eric Winer对于保乳手术的判断给A女士吃了一颗大大的定心丸,她立即提交了《医疗安排服务申请表》给QTC Care希望赴美就医。在会诊后的第二天,QTC Care就将完整的英文第二诊疗意见报告翻译为中文给到了A女士。 因为A女士家庭背景的原因,签证过程需要提交很多额外的材料。在QTC Care协助她办理签证的同时,考虑到她的赴美签证准备时间较长,为避免错过最佳的治疗窗口期,A女士决定先在北京三甲医院开始化疗,等时机成熟了立马赴美治疗。第一次化疗,A女士在医院里整整住了6天,全封闭式的管理,足足144个小时没有离开过住院部大楼。她向朋友吐槽说:“第一次感受到疾病给我带来的不仅是身体上的痛苦,还有精神上的折磨。”在强烈的药物副作用和失去自由的双重痛苦中,A女士坚持完成了三次环磷酰胺+表柔比星+赫赛汀的化疗。当时她感觉胸口的硬块似乎有些变软,但检查结果却显示,整体效果似乎并不理想。 2015年年底,A女士的美国签证终于到手,但此时美国的东海岸即将面临寒冬,因此想去西海岸的医院进行治疗。按照A女士的要求,QTC Care在3天内,赶在美国圣诞节假期来临前,与加利福尼亚州斯坦福大学医学中心及其医院的乳腺肿瘤主任、赫赛汀(Herceptin)早期临床研究者、国际知名乳腺肿瘤专家Dr. Pegram教授进行了沟通,并获得详细的治疗方案及价格信息,方案与之前第二诊疗意见中的完全一致,并建议A女士在到达美国后再进行一次全面的评估。确定由Dr.Pegram担任美国主治医生后的第3天,A女士签署了《治疗方案授权书》,并在2日后获得证明当前身体状况符合飞行条件的《乘机声明书》,14天后,A女士既期待又担心地开启美国求医之旅。

经历跨越时区的飞行,当A女士抵达美国时,QTC Care热情开朗的中文协调员已等候在机场多时,当天就陪同A女士和家属前往预约医院的国际部进行注册、填写医院的问诊表及隐私同意书等表格。在QTC Care的提前预约安排下,4天后,A女士接受了来自斯坦福大学医学中心(Stanford Hospital and Clinics)、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学中心(UCLA)、帕洛阿尔托医学基金会( PAMF ,Palo Alto Medical Foundation)三家医院专家的联合会诊。由于A女士存在HER2扩增,三家医院的主任评估了她之前几次的化疗结果后一致建议:在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调整化疗方案,使用新药帕妥珠单抗(Perjeta,为罗氏子公司基因泰克研发生产,截止到2018年8月1日该药还未在大陆批准上市)联合赫赛汀(Herceptin)、多西紫杉醇(docetaxel)的最新“鸡尾酒”疗法。根据罗氏制药公司出具的官方数据显示,三药联用后的患者完全缓解率(pCR)为39.3%,即超过三分之一的患者肿瘤可以完全消失,这个数据远远超过了现行的其他化疗方案,但由于核心药物在大陆未上市无法实施这个治疗方案。对生命和美丽的渴望,最终A女士选定了在斯坦福大学附属医学中心进行三药的联合化疗方案,为保乳手术争取更多可能性。

于是在QTC Care的帮助下,A女士在到达美国的一周后就完成了所有的治疗预约以及病历交接工作,并于3天后开始接受了最新的治疗方案。在美国,癌症患者的化疗都是在门诊进行,也就是说治疗完毕即可回家。美国的第一次化疗前夕,A女士心中充满忐忑,然而随着第一次化疗的顺利进行,不安迅速烟消云散。

“你知道吗,我第一次化疗完,居然胃口大开,吃下了一整只大汉堡和一杯奶昔。这简直太神奇了!”A女士笑着述说着与国内化疗时完全不一样的体验。化疗的第二天,没有恶心、呕吐等常见的副作用表现,于是她又跑到医院附近的一家麻辣香锅店搓了一顿“好的”。 尽管在斯坦福大学附属医学中心接受化疗,首次效果很理想,但那里的治疗费用却也高昂,第一杯“鸡尾酒”花费了三万六千美金。出于经济上的考虑,在QTC Care的建议下,A女士准备去到与斯坦福医院相邻的PAMF进行完全相同的后续化疗。在与斯坦福医院的主治医生进行了协商,第二次化疗开始前A女士转到PAMF完成随后化疗,治疗同样很顺利,而在费用上A女士的后三杯“鸡尾酒”,一共用了四万八千美金,平均一次只有一万六千美金,节省了超过一半的费用。

在美国医院较为完善的分级诊疗体系中,为了更好地引导患者就医,治疗费用及药品价格是根据医院的等级确定的,这其中的差价经常会是好几倍。就比如一盒同样的抗过敏药物,在社区医院只需100美金,而三甲医院可能就需要300-500美金,所以在美国简单的治疗并不一定需要去大医院。

A女士在美国完成四次三药联合化疗后,她已经在美国呆了3个月了,A女士在PAMF进行了手术前的最后一次检查,一个令人惊喜的结果出现了——核磁共振结果显示,A女士所有乳房上的肿块都已经消失不见了,包括那个曾经让她无比沮丧的“高尔夫球”。

5天后的保乳手术进行的非常顺利,手术后的乳房与之前别无二致。虽然A女士体内的癌细胞已全部消失,但由于确诊时已出现了淋巴结浸润,她还是接受了美国医生的建议,继续留在美国开展为期六周的放疗,以确保预后效果。手术及后续的放疗,费用分别为十四万八千美金与七万五千美金。医生也告诉A女士,今后还是不能放松对自身健康状况的关注和检查。毕竟,如果能够更早发现疾病的征兆,治疗也会变得更加简单和有效。

放疗结束后,2016年春末,A女士满怀对生命的感恩启程回国。QTC Care将其在美治疗期间的所有检查及问诊报告进行整理,并将美国就诊医院的最新诊断报告、出院小结的重点部分、影像学报告、美国就医期间的病理报告进行整理翻译成中文,在一周后交到A女士手中,以供她在国内后续就医时参考使用。

归国后,连续一年多的随访复查,一直显示A女士的身体状况良好。突然有一天她找到QTC Care问有没有她之前在中国确诊时的病历,当时所有人都很担心,以为她的病情有什么反复。原来她只是想要之前医院确诊时的一份重要病理报告,但是已无从在原先那家医院找到,于是想起QTC Care这还有自己的病历库,很快QTC Care就从病历库中调取到A女士需要的重要报告。

对A女士来说这是一次非常成功的治疗,跨越大洋来到美国,成就了一个三期乳腺癌患者完全康复的奇迹。在归国后的回访问卷上,她给QTC Care写下了一个大大的赞!虽然总共花费了三十一万美金的治疗费用,但是她彻底挥别了”高尔夫球“,又能敞开胸怀,重新回归了美好的生活。

姓 名:
邮箱
留 言: